翻页   夜间
极品医神 > 重生之娇妻在上 > 第0241章 要搬出去住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极品医神] https://www.cna62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妈妈,那个垃圾桶是叔叔楼上的。”

    小胖墩儿坐进车里儿童安全座椅,转头趴向车窗,指着那个大垃圾桶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慕子念不以为意,把安全带全都扣上。

    停车场的另一部车里,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直视着慕子念上车。

    “老板,要不要让人去查查这个女人?”开车的男人问。

    “不,不用查她...”他的目光跟随着她的车,直到车消失在转角处。

    子念怕丁永强那个混蛋男人会尾随,一路开得很快,四十分钟后回到了慕家别墅。

    尤佩铃像做错了事儿的人一般低眉垂眼地坐在沙发上,她的对面坐着神情严肃的慕骏良。

    他们一见慕子念带着宝宝进来,都欣喜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念念,宝宝是在丁永强公司去了?”慕骏良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爸,没事儿了,您不用担心。”她连忙安慰父亲。

    “宝宝,快来,到姨婆这儿来,对不起了子念,是我不好,我以为没关系...”尤佩铃赶紧抱起宝宝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关系?要是让丁永强知道了宝宝就是四年前那个孩子,你想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自己女人生下别人的孩子?”慕骏良怒斥着她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我觉得丁总不是那样的人,咱们说宝宝三岁,那也是别人的孩子呀,他不也没对宝宝怎样吗?”

    尤佩铃很不能理解这对父女的想法。

    慕家父女俩双双看了她一眼,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慕骏良才说:“佩铃,你就不应该任人把宝宝带走,万一对方有坏心眼儿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看是丁总那边的人,所以我也就没多想,而且当时那个舒政态度强硬,我也不好...”她低下头。

    内心恼恨不已,这个姓丁的,把人带走就不要露出破绽呗,还回来做什么?

    她都咬着牙始终假装是宝宝自己,趁他们不在楼下时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、妈妈,你们别责怪姨婆了,是宝宝自己跑出去的...”

    宝宝说了一半实话,的确是自己要跑出去,但也隐瞒了一半,尤佩铃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哎哟!还是我们宝宝好,你们看,宝宝可不会撒谎。”尤佩铃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内心也有些感动,这个小家伙,自己平时真是没有白疼他,关键时刻还懂得帮她解围。

    “行了,也别拿我儿子当挡箭牌了,我也没有怪你,人找回来了就好。”慕子念扫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尴尬地抱着宝宝上楼。

    “铃姨,不用抱上去,一会儿龚嫂带他洗澡去。”见状,慕子念朝她的背影喊。

    尤佩铃不管是表面还是背地里,不得不说,她对宝宝还是挺疼爱的。

    这点慕子念心里也承认,甚至她知道尤佩铃疼宝宝的意图,却也假装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为她的儿子慕子麟着想,那也是慕子念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所以子念对尤佩铃的恨也减轻了不少,但是对她的提防却丝毫未减。

    晚饭后,龚嫂带宝宝去睡了。

    慕子念走进父亲的书房,见父亲正在看书,她静静地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念念有事儿?”慕骏良放下手中的书,抬了抬眼镜问。

    “爸,我想和您商量件事儿,希望您能答应我。”她有些犹豫,但是又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这么郑重?好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疼爱这个女儿,尽管因公司里的事儿气得不行,但是回到家里,他又是那个最慈爱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爸,我打算带宝宝搬出去住。”子念小心地试探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为什么要搬出去住?这是你的家!”慕骏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女儿会离开自己另外有她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就连当年默许她前往丽城,他都没有担心过女儿从此就会离开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但是这会儿她提出要搬出去住,这就意思着她要彻底离开这个家、离开父亲的身边。

    或许天下的父亲都有这样的感觉,即便是自己事业失利、感情失意,都没有儿女要离开自己这么伤心。

    “爸,我又不是不回来,这儿还是我的家,我只不过想暂时到外面住一阵子。”她低着头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原因呢?怎么突然间好好的就要搬出去住?是因为爸爸在公司会议上批评了你?”慕骏良难过地问。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让女儿突然间不想住在家里。

    “爸,您觉得您的女儿是那么分不清的人吗?我工作上做得不好,您是领导,您的批评是对的,跟咱们在家的关系不影响。”她又些无语。

    父亲这是完全误会她了。

    她本来想不说出原因,但是现在不说不行。

    父亲会误会,他心里会不好受,她不能让父亲以为自己不爱他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到底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佩铃吗?她有错我会说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没有必要赌气带宝宝搬出去住。”

    “子念,你就看在子麟的份上,别跟佩铃计较...”

    慕骏良以为女儿是和后妈不和,又因今天宝宝被丁永强派人抱去而更生尤佩铃的气,所以才想搬出去。

    “爸!您误会了,我对铃姨没有意见,也没有真要责怪她。”慕子念连忙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慕骏良看着女儿,等着她说出原因。

    “是丁永强,他会每天让人来把宝宝带出去,所以我想和宝宝搬出去住一阵子。”她的脸色有些落寞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?你是...为了逃避丁永强?他怎么可能天天来带宝宝去?他是个大忙人。”

    何况还是别人的孩子,丁永强不会那么傻吧?慕骏良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爸,有件事儿我说了您别惊讶,宝宝他...是丁永强的孩子...”她硬着头皮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在她心里,怀疑过丁永强说的当年酒店那两夜的男人是他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被自己想明白了,只有那个男人知道酒店的那两夜,而丁永强能说出当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样,她才更害怕丁永强把宝宝抢走。

    “啊?念念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慕骏良难以置信地看着女儿。

    这四年来,她自己都说不是丁永强的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。

    这突然间怎么又变成了丁永强的呢?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