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极品医神 > 都市超级雇佣兵王 > 第2438章 都怕死,谁又能不死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极品医神] https://www.cna62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大秦和三国的交战,虽然惨烈,可是大秦军力雄冠九州,常规大战之下,三国根本没有丝毫的胜算,哪怕是大秦四处开战。

    因为出乎三国意料的是,即使得知方浩被三清山逐出了宗门,可是大秦上下的意志却依旧高度统一,除了一些原本就不是真心加入九州武盟的诸如惠和门等武林中人。

    边境大战连连,大秦国境之内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运送物资,和加派人手。

    各大城池中,百姓依旧安居乐业,似乎根本就不担心大秦会败。因

    为,自大秦成立以来,大秦的强大已经深入人心,百姓对大秦大军放心,对方浩更是崇拜的如同神灵,从未想过大秦会败的场景。大

    秦各地政令通常,百姓更是自发的捐粮捐物,犒劳大军。面

    对此刻大秦的局势,却是让很多人都没有料到的情形。

    尤其是和大秦大战的三方大国,他们在大秦的探子,甚至根本无法探听到有用的情报。九

    州武盟削去了一些不忠的人,其余的门派高手,简直对九州武盟死忠,对方浩死忠。因

    为只有大秦才是将土地分封给了他们这些武林门派,也只有大秦,才是朝廷和武林高度合一的强国。

    此刻,凤鸣山脉中,自然没有尘世的喧嚣,里面黑气弥漫,人类根本无法踏足。

    而其中,一座山洞外面,赵凤娇和方文君坐在洞府外面不知道多少个日月,一动不动的身上,沾满了无数的灰尘。

    忽然,洞府内,传来一个声音:“你们死心吧,老夫在这里不会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忽然,如同石雕一样的方文君忽然站了起来,抖掉了身上的无数灰尘,看向洞府内,无悲无喜,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。只

    听方文君开口:“下界于你真的就再无留恋?”

    洞府内传出一个声音,语气淡漠:“无数年过去,留恋谁?沧海桑田,物是人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真的眼看着下界有朝一日毁灭,再无一个生灵?”方文君再次说了一句,没有愤怒,没有激动,平和的如同在谈论一件小事。“

    老夫在这里,研究龙凤的死亡和新生,早已经看透了毁灭和重生,你不必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将我们弄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方文君皱眉问了一句。“

    我只是想看看,逆鳞盟这么多年之后,有什么样的变化,只是我很失望,你们还是一样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老夫作风。”方

    文君还要说什么,但是旁边的就赵凤娇却早已经站起,说了第一句话:“走了。”方

    文君看了一眼洞口内部,欲言又止,随即和赵凤娇,身形迅速的消失在了丛林中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一个看上去仙风道骨的老者,从山洞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洞口,一动不动,直到天黑。

    天空星光闪烁,不时流星滑过苍穹,托起了长长的尾巴。老

    者伸出手指,捏了两下手指,摇头自语:“天命难为,天威难测,怎可逆天而行。”

    只是忽然之间,凤鸣山中,一只火红色凤凰飞舞在空中,发出锵锵的鸣叫,似乎有些孤独,因为这里就只有它一只。不

    过忽然,远处,发出一声震天的龙吟,一头黑色恐怖的身影从黑暗沼泽腾空而起。龙

    吟凤鸣在黑夜中分外的明亮,似乎两个孤单的身影在相互述说孤寂。却

    在这一刻,这老者低下头,看着手中出现了一把青铜剑,眼中闪烁着莫名神光。似

    乎在思考着什么,似乎难以下定决心。却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个声音从在不远处传来。老

    者霍然抬头,就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男子,只身一人,身穿白袍,看上去缥缈无比。“

    曲矜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老者面色微微一变,皱起眉头深深的看着来的三十多岁男子,露出几分惊疑的神色:“你要入世?”

    “旁观能窥天道,却无法察觉人心,这样的天道,未必就是天道。”男子露出云淡风轻的笑容。“

    如此一来,你们哪里还有的清静。”曲矜不解的看着男子。

    “如行尸走肉,清静拿来又有什么意思,你不觉得,死之前,要是能够轰轰烈烈一场,也是人生难得的潇洒?”

    “轰轰烈烈吗,可是他们都死了。”曲矜却露出了一种悲凉的表情:“活下来的没几个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笑道:“我师尊说,他不想下山了,终究难逃这煌煌天威。”“

    那你还下山?”曲矜皱起眉头。“

    难逃,又不是不能逃,三清山老观主躲避了无数年,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天威难逃,不管在什么地方。”曲矜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几分无奈无力的怅然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不觉得,死之前,或许能够做什么?”年轻男子笑道。“

    能做什么?”曲矜反问道。

    男子没有回答,反问道:“你在这里,意图堪破生死之道,可有什么进展?”

    曲矜摇头:“我还是不懂,生到底是什么,死又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为何?”男子笑容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曲矜皱起眉头,摇头道。“

    因为你没有死过。”男子一句话说完,便转身离去,然后开口如同自言自语道:“都怕死,谁又不死?求不得,何必求……”当

    男子消失了踪影,曲矜忽然目光变的明亮起来,眼中有了几分决绝,似乎想通了什么,有了什么决定。转

    身,曲矜进了自己的洞府,再次出来的时候,大手一挥,洞口轰然塌了下来。接

    着,飘然远去。

    ……圣

    城一处胡同里,一个穿着十分随意的年轻男子坐在一群小屁孩中。

    这年轻男子虽然穿着随意,但是怎么看也是大户人家的,因为肌肤晶莹如玉,寻常人家怎么会养的出如此白白净净的小子。只

    是让人郁闷的是,这小子居然正在和一个小屁孩在下棋。一

    种九州当地流行的石子棋,当然只是这些小孩才玩。

    此刻,一大一小正在苦思冥想,而旁边一些小男孩,小女孩正在旁边观看,一个个神情肃穆,悄无声息,似乎害怕打扰到下棋的一大一小的思路。

    忽然,年轻小子直接落下一字,瞬间将小男孩的棋子,全部都给吃了。

    小男孩败北,不服气道:“我不服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