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极品医神 > 偷爱 > 第八百二十四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极品医神] https://www.cna62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惊神刺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出手,顿时让七八位炼尸门的高手在逃遁的时候出现一抹停滞,以至于他们连反抗都无法做到,便被我凭空出现,凌霄剑对着他们的脖子一绕,斩下一颗颗头颅。

  这简直就是屠杀,在没有大鼻老者掌控大局,并且申屠和红袍老者被赤火雕牵制的情况下,这些炼尸门的高手对我来说,已经构不成任何的威胁!

  不错,就是对我来说,已经等于填菜!

  “都给我死吧!”我冷声开口,宛如虎入羊群,大开杀戒,一位位炼尸门的高手在我手中饮恨,至于那黑鹰更是大怒爆出绝对速度,在脱离两大丹境中期的高手之后,加入到我这边战圈。

  “你小子怎么这么强!”黑鹰的传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
  “吃到苦头了吧,那两个丹境中期的高手怎么没有解决!”我冷声开口,一扫那两人,此刻那两人在感受到战局的倾斜后,更是露出马上要逃离的样子。

  “你!”黑鹰脸色难看。

  “虾兵蟹将你来解决!”我传音一句,对着那两位高手追击而出!

  咻咻咻!

  空间出现连续的撕裂声,我的速度不可谓不快,此刻这两位丹境中期的高手大惊的分别对着两个方向电射出去,他们一南一北,想要逃出生天!

  “哪里走!”我脸色一冷,对着逃往南方的高手顷刻动用惊神刺,手中凌霄剑更是脱离手掌,电射而出!

  这一招使用完毕,我都懒得看那个方向一眼,而是一记箭步,大手对着那往北逃出的高手一掌拍出!

  额!

  啊!

  先是一道闷哼,接着那男子显然已经毙命,至于另外一人,更是被我的掌印锁定,大惊的祭出盾牌格挡!

  轰!

  一道巨响声下,这男子往后倒飞,鲜血不要命的喷吐而出!

  “去死吧!”我身形一闪,化为七八道一摸一样的身影,还未能这男子发现我的真身,便被我一剑切下头颅。

  “林楠,血某发誓下一次遇到你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远方天际,一道愤怒的喊叫声下,我看到那大鼻老者带着血坤,消失在了我的视线范围之内。

  “主人,这是你的战果!”

  就在我回头看向黑鹰剿灭余孽的时候,此刻黄纹对着我快速而来,他此刻已经化为人形,手掌在我面前一摊,二十多枚储物戒出现在了他的手中。

  将这些储物戒纷纷收入囊中,我上下打量了黄纹一眼,接着开口:“你是否中了尸毒?”

  “少主,属下拥有抗毒的体质,这些尸毒并不能奈何属下。”黄纹毕恭毕敬,坦然开口。

  “好,这一战你立下大功,本座一定会嘉奖你!”我微微点头,接着看向那黑鹰。

  这一刻那黑鹰已经将剩余两位逃遁的丹境初期高手解决,他飞到我和黄纹面前,巨大的身躯化为人体,当然了,头部却是无法化形。

  “忒娘的,杀的可真痛快,此刻就只有那两个好家伙了!”黑鹰咧嘴一笑,接着一指远方高空。

  只见那赤火雕和申屠跟红袍老者还在交手,并且这赤火雕还处于上风。

  “一起杀了这两个老贼!”我忙拿出一瓶紫阳丹,在灌入两颗丹药之后,对着那一处战圈激射而出。

  “你、你还要杀了丹境后期的高手?”黑鹰脸色一变。

  听到黑鹰那震惊的声音,我微微摇头,对着赤火雕的战圈狂杀而出!

  随着我的动作,此刻在和赤火雕交战的申屠和红袍老者更是脸色大变,他们全神贯注地在和赤火雕对薄云天,但是哪里知道这才短短几分钟,战局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“不好,那小子居然杀了赵木和董飞他们!”申屠脸色大变。

  “你这孽畜,老夫两人以后再找你算账!”那红袍老者脸庞抽搐。

  就在这时,这赤火雕浑身火焰猛地一个爆发,一下子化为一头十几丈大小的巨大赤火巨雕,一大口火焰对着申屠和红袍老者喷吐而出!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“挡!”

  申屠和红袍老者脸色难看,忙单手一翻,一面黑色盾牌凭空出现。

  这面黑色盾牌出现之际,便在半空狂涨至七八丈大小!

  嗡嗡!

  伴随着一阵嗡鸣,两面黑色巨盾一下子对着漫天的火焰风暴一个格挡,接着!

  咔呲轰!

  一道巨响声下,两面黑色巨盾发出一阵哀鸣,一下翻飞,狠狠地砸在申屠和红袍老者的身上!

  啊啊!

  两道惨叫声下,这申屠和红袍老者身体在半空宛如断线风筝,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
  “哼,本座刚刚只是和你们两个老东西玩玩罢了,一昧真火的威力岂是你两人可以抵挡的!”赤火雕那巨大的身躯在半空一个停顿,此妖就好像在浴火中生存般,简直宛如火凤凰般耀眼。

  噗!噗!

  又是两道吐血声,这申屠和红袍老者一下萎靡至极,而这一刻我更是对着申屠和红袍老者激发惊神刺,凌霄剑瞬间出鞘。

  “额!”

  “不!”

  嘶啦!

  简直是电光火石,我趁着申屠和红袍老者被击成重伤,直接砍下了他们的脑袋。

  “嗯?”那赤火雕化为人形,疑惑地看向我。

  千钧一发之极,我早就察觉两道灵魂光团从两颗血淋淋的脑袋激射而出,而此刻我忙动用噬魂诀,一束束红色丝线将两个灵魂一个包裹,顷刻摄回手中,至于那申屠的脑袋,更是被我收入了储物戒。

  “不、不要杀我!”

  “林楠小友,有事好商量,不要杀老夫!”

  两个灵魂光团在瞬间拟人化的出现两张面孔,这两人当然是申屠和红袍老者的模样了。

  拿出两个玉盒,我将这两人的灵魂直接放入其中,接着贴了一张符箓。

  再怎么说,这申屠和红袍老者都是炼尸门的高层,并且他们可都是丹境后期的高手,这灵魂当然也是大补之物了。

  从我看到这申屠和红袍老者被赤火雕打伤,并且后一秒击杀他们,其实也就瞬间的工夫,此刻我已经感受到场面有些压抑,忙单手一记虚握,只见两枚储物戒一下出现了我的是手中。

  “这位妖族道友,这是你的战利品!”我将两枚储物戒对着此刻化为人形的赤火雕一抛。

  随着我的举动,我分明是看到黑鹰和黄纹同时重重地呼了口气,而那赤火雕更是一接两枚储物戒,强壮至极的身躯对着我几步走来,他那张红光闪烁的雕脸带有一丝笑意。

  “算你识相!”赤火雕粗狂开口。

  “在下岂敢抢夺道友战果。”我忙一记抱拳。

  “行了,既然来本座领地,便先当本座洞府一叙!”赤火雕露出笑容。

  “这--”我眉头一皱。

  此刻虽然已经击溃炼尸门的高手,但是幽冥宗的人可还是在追击高牧等人,那可是我暗月宗的根基,一旦门派弟子被全歼,那么我岂不是辜负鹤真人的嘱托?

  (ps:连续两天大爆发,火烧风需要支持,谢谢大家!)

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