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极品医神 > 重生军少小甜妻 > 第380章 理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极品医神] https://www.cna62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.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阳把人和事分的很清楚,她可以拒绝楚玺的表白,但不能拒绝他提出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顶讨厌楚玺,只是希望他们之间做好朋友。

    其实楚玺在她眼里也只是比同学更近一点的朋友,这**个月的相处下,楚玺一直都很尊重和照顾她,所以很多事她不会明着摆脸色,该迁就的还是要迁就。

    中午,她没有回宿舍,对肖红说要去沐浴时洗澡,只是她去到了容许申请的家属房。

    她没敲门,大门虚掩着,她推门进去,看到容许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一张军事类的报纸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这么快?刚我走的时候看你还在吃饭。”温阳脱了身上的军训服装随手担在一架上。

    “我跑回来的。”容许一直低着头,好像有些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温阳身上现在只穿着坎肩和长裤,她听到容许的声音似乎有些不高兴,把裤子一脱,身上的衣服紧贴着她姣好的身材,还有一股子出汗后的馨香。

    西城一年四季都有太阳,气温很高,现在正是六月,她穿了一上午的军训服,身上早就被汗水浸透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虽然依然没有突破最后那道屏障,但也是十分亲密的,脱衣服什么的也不会刻意避讳。

    容许留意到她的动作,转头看她,悠悠问了一句:“很热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洗个冷水澡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?”容许放下手里的报纸,报纸当然没有自家媳妇好看了。

    何况,她可是第一次主动在自己面前脱衣服,看起来那不是一般的诱人。

    正好他身上也一身汗,洗洗更舒服。

    “不要...”温阳拿起脸盆护在胸前,光是看容许那双眼冒光的样子,她就浑身发抖,一会还得继续军训呢。

    “不要还故意在我面前脱衣服勾-引我?你是觉得我很有定力?”

    容许已经解开了他身上的扣子,一步一步逼近温阳的身旁。

    最后结果就是仍凭温阳在他怀里怎么挣扎,还是被他抗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这套房子的浴室还算大,除了淋浴,还安装了一个大浴缸,浴缸是容许后来让人装的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告诉温阳罢了。

    把她身上扒干净扔进浴缸之后,他拧开水龙头,上面的淋浴往下浇水,浴缸里的水龙头也咕咕的淌水。

    容许不等她反抗坐起来,整个人压在她身上,就连身上的平角裤也没脱,好好的跟她戏水纠缠了一番。

    浴室内一阵清香旖旎,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只不过,也只是玩闹和亲亲-摸摸,容许一直没有要她。

    这让温阳有些苦恼,之前总是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打乱情绪,后来他们之间明明已经水到渠成,可容许就是没再更进一步的要她。

    恪守最后的那一道阻碍。

    容许抱着她擦干身上的水渍之后,把她丢在干净的大床上说:“眯一会,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温阳一脸的红晕,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,都是容许嘴唇的杰作,她有些娇羞的用毛巾被盖住不着一物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也躺会,我有事跟你商量。”温阳黝黑的眼睛敲着他。

    容许笑笑说:“我先去把浴缸里的水

    放了,等会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回来的时候,身上什么都没有,刚才的平角裤被他顺手洗了晒在浴室内。

    温阳看着他傲人的某处吞咽了一下口水,明明刚洗过冷水澡,可浑身燥热起来。

    脸色的红晕更胜....红得能醉人。

    “你还挺好色。”容许咕哝一句,朝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穿上点?”

    这时被子里的温阳也是被剥了壳的鸡蛋,什么都没有,两人真正算是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容许跳上去扣紧她的头,用他的唇和手让她恍若云端,迎合他,配合他,这一场无尽缠绵费时伤身,两人都憋着无处释放。

    等容许停下,稍微平静些,她开口说:“那个楚玺你记得吗?”

    听到楚玺的名字,容许整个人冷静下来,抱她的姿势也疏远了一些,眉头不由皱起,还是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他在西城盘了一个服装厂,正找设计师设计服装,他想邀请我做他们公司的服装模特,你觉得我行吗?”

    容许听出来了,她想尝试,也在征求他的同意。

    他忽然就想到余乔说得那些关于模特的传闻,后台换衣服什么都不穿,真空....男人观看幻想...

    全是让他恼火的不好记忆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急着不同意,而是深吸一口气问:“他做什么服装?普通时装模特还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种试衣服的模特,你以为是那种走秀的模特?我还没有那种资格呢....走t台的模特要经过很多培训,还需要时机,是非常难的。楚玺邀请我做的模特只是穿上他公司的服装可能拍个照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温阳这么一解释,容许释然了,原来是试衣模特...那就没有围观,不用真空...

    不过还是让他心底有些不爽,他的媳妇本来就只有他能看她美丽的样子,怎么能随便试衣服给别人拍照和看呢?

    “你不同意?”温阳看他不发一言,顿觉不妙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容许有可能不会同意的,毕竟他不太喜欢自己在别人面前穿得很美...

    “你给我一个同意的理由?”

    “理由?算了,我想不到,你不同意我去回绝他。”温阳不想因为这件事让两人闹矛盾。

    容许有些迟疑,她这么快举手投降是不是说明她不太在意?

    可她如果不在意又怎么会来征询自己的同意?

    “你很想去?”容许搂紧她一些,有些讨好得问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这事挺新鲜的,我想试试,就当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同意可以,过几天是咱们结婚一周年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温阳有些吃惊,她把这事都忘到九霄云外了....

    想想时间真快,已经六月了....

    他们结婚是6月16,还有六天,那天正好是周日。

    怎么办的意思是交出全部的自己吗?

    可她这些日子表现得还不明显吗?他明明有很多机会的,是他在躲避啊,温阳不明白他到底在躲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那些表现明明就是很想要她,可他几次都踩了急刹车。

    对于怎么办这个问题,温阳用实际行动表示,主动吻他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