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极品医神 > 保卫国师大人 > 第149章 古董羹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极品医神] https://www.cna62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徐文凛就是地头蛇的蛇头,连城门都是人家的地盘。

    徐氏:“啊?”

    “娘亲也曾想过的吧?官大一级压死人,当廷还有比徐文凛更强势的大员,冯记只要跟人家挂上关系,徐文凛也不敢拿您怎样了。他毕竟是个官,不是土匪,不能抢了人就跑出?i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。”徐氏有些犹豫,“倒是也想过,可是冯记有什么能让人看得上眼的?”人家要是比徐文凛位高,那么相应的眼光和排场也高,冯记一个外来商号,有什么能让人愿意出手相助的本钱?

    冯妙君笑吟吟地:“美人啊。”

    徐氏本不是个温软性子,只因心虚才一直低声细气到现在。被冯妙君这样一挤兑,终于忍不住翻了脸,娇叱一声:“安安,你说的什么胡话!你这是要娘亲把自己当成礼物送人吗?”

    冯妙君惊愕道:“娘亲说哪里话来?我是说,买个美人去孝敬便好。”

    徐氏已知道她在胡说八道,沉下俏脸:“娘亲都焦头烂额,你还有心来取笑!”

    “既然焦头烂额,为何一开始不打算告诉我?”冯妙君目光如炬,一眼就能看出徐氏有心瞒住冯记的困窘,却被蓬拜给捅了出来。说到底,蓬拜的效忠对象是长乐公主。

    徐氏叹了口气:“安安自身处境这般险恶,不应再加忧思。冯记的麻烦,说到底只是账面上的增减。徐文凛要再有更过分的举动,我将商号一关,举身前往他国就好。安安眼下要集中精神应付的,是那魏国的国师。”

    字字句句都是慈母的真诚。冯妙君心中感动,不由得敛起笑意,正容道:“谨遵娘亲教诲,是我错了。”心里却暗暗警省,自己原本是何等稳重的性子,什么时候起这样油嘴滑舌的?唔,莫不是在云??身边呆得久了,近墨者黑?

    “至于徐文凛,我会想办法,冯记暂时维持原状就好。”冯妙君看徐氏要张口反对,又抢先一句,“娘亲可是属意蓬拜?”

    徐氏险些岔了气:“胡说什么!”她瞪圆了眼,双颊却是红的。

    冯妙君言止于此,不再深入,而是站起来道:“我得回去了。出来太久,恐云??生疑。”暴露这里就暴露了冯记和徐氏,也暴露了她的软肋。

    徐氏也知道个中利害,赶紧平复了面红心跳,叮嘱她要小心为上,就与蓬拜一起送她到了前厅。

    冯妙君重新变了张脸才走出去,到僻静无人处才又换作红云模样,大摇大摆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当年留下蓬拜是为守护养母安全,为其护力,未料到这两人竟然互生好感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也不稀奇,徐氏守寡多年,又是女子最繁茂的年纪,而蓬拜为人沉稳,办事得力,长相也是周正,徐氏与他朝夕相对,默默生情亦是常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徐氏心里守着许多秘密无人可诉,只有蓬拜了解她、理解她。

    冯妙君知道,徐氏和蓬拜的为难之处都在于她。她是蓬拜的主人,怎么会允许手下和养母有情感上的纠葛?

    可是冯妙君虽然惊讶,却当真不太介意。从另一方面去想,徐氏若要再嫁,嫁给蓬拜也好过嫁一外人,如此更不易暴¥~露长乐公主的秘密。

    ¥¥¥¥¥

    太阳还没落山,冯妙君就回到驿馆。可是经过云??房间,她赫然发现这人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怪哉,平时都得浪到三更半夜,今个儿怎么突然早了?

    云??正在品茗看书,一派悠闲模样,榻边还燃着薰香。她一嗅气味就知道是自己调配的,时人多用伽楠、沉香,怎么会加入小苍兰呢?那种甘甜和煦,并不为潮流接受。

    为何云??就喜欢呢?

    这念头只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,她就见到云??抬头对她撇了撇嘴,俊面上一层薄薄的不悦:“哪里去了,也不顾你家主人还饿着肚子?”

    “您不是给我放假了嘛?”前几天他形影不见,她怎知他何时会回返?

    他“啪”地一声扔下书:“快,陪我用饭去。”

    “驿馆的厨房刚做好了山药羊汤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什么山药!”他先是不耐烦,而后俊目一亮,“不过羊肉倒真不错。唔,去吃古董羹吧!”

    冯妙君知道,所谓古董羹就是火锅,只是取食物掉入锅中那一声“咕咚”来命名。“……好。”她有说不好的权利吗?虽然想起羊肉涮成薄片,入锅烫成卷再蘸点小料的鲜美,她也馋了。冯妙君咽了下口水:“我去吩咐备车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云??笑吟吟道,“离这里二百丈外就有一家顺东风,那里的羊肉炉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冯妙君赶紧取了大氅给他披上。替他整理领口时,云??忽然低头嗅了嗅:“好香,是山梦花?”

    她正好微微抬首,他这一下好似要埋到她发间。冯妙君赶紧缩头,“嗯”了一声,心中却微微一懔。她下午造访的仁和堂药铺外头那一条长街上,的确生长许多瑞香花,别名即是山梦花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长着狗鼻子吗,低头一嗅就能分辨出来,说这话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。如果他有心去查……这也提醒了冯妙君,无论她行事谨慎再谨慎,小心再小心,落到这等行家里手眼里,依旧是有迹可循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忽然道:“公子仍打算将我带去魏国吗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你不想去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她敢说不想吗?“可是我怕公子将我抛在印兹城。”

    颌下一阵温热,却是云??挑起她下巴,迫她与他对视,“何出此言?你最近不是玩耍得很愉快么?”给她放假,她反倒不乐意了?

    “公子最近早出晚归,怕不有惊天动地的谋划?”她是云??的贴身侍女,却没能参与其中,可见他的计划里没有她。

    她越来越了解云大国师了,知道可有可无之人在他这里极有可能被当作弃子,最好的结果是扔她自生自灭,最坏的结果么……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7月加更活动照旧,满条件即触发。不过水云远行两天,欠债待回来再补上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