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极品医神 > 保卫国师大人 > 第457章 时不我待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极品医神] https://www.cna62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此女风姿绰约,美貌倒也罢了,更有上位者的雍容威仪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只有手掌大权之人,才能炼出这样的气度。

    晗月公主开声道:“此乃新夏女王。”又向冯妙君介绍了赵汝山的身份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她也是三言两语。

    赵汝山这回才真是吃了一惊。印兹城遭逢变故,新夏女王怎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突然出现?他嗅觉敏锐,立刻觉出了异样。

    晗月公主咬了咬牙,清声道:“太子指示,我?i国归并于新夏,便从……此时起。”说话间,苗奉先神魂从她身后徐徐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赵汝山目眦尽裂:“什么!”他脑筋灵光,很快就想通了其中关键,却依旧对着苗奉先的神魂跪了下来,“太子,此事万万不可!归并入新夏,大?i从此就没了,这与被魏国吞灭有何区别!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区别。”晗月公主杏眼圆睁,“印兹人不必死,赵将军你也不必死,更不必费心将我母子二人送出城去。”

    赵汝山高声道:“我等战死,大?i还有东山再起之日;可要是认降归并,那、那……”?i若是被魏所灭,数百万?i人还抱着复国之念,星星之火终有一日可以燎原;可要是?i王室主动认降,那就连最后的借口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他话未说完,眼角余光瞥见新夏女王手中托起一物,白中带青,光泽柔润,正是?i国玉玺!

    赵汝山一下失声,额角青筋突突直跳。

    太子妃竟已将传国玉玺交了出去!

    冯妙君和声道:“赵将军忠义,长乐感佩,但不知赵将军以何身份发声?若是?i臣,当遵太子夫妇之命,行份内之职。”她说到这里,冷笑一声,“若非?i臣,怎有脸面替?i都百万平民求死?”

    ?i国的臣子忠烈节义样样都有,就一个毛病:

    太喜欢越俎代庖,替主上拿主意。

    只说他们把王室推出去送死几回了?冯妙君身为一国之主,很讨厌他们这种毛病?健

    赵汝山像是被兜头打了一记闷棍,脸色胀得通红。

    冯妙君不再理会,收起玉玺,对太子妃夫妇道:“时不我待,去宗庙罢。”颁发国诏、交出玉玺还不算完事,认降归并的程序还缺最重要的一道。

    那便是进入?i国宗庙,取出基石!

    直到此物取出,才算是给?i国二百年基业划上句号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基石要由国君献出才叫作认降归服,但是?i王室的唯一血脉年纪太小,冯妙君就只得亲自去取。

    晗月公主抱着儿子,就领着冯妙君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赵汝山横跨一脚,挡住二女去路,双目赤红,有凶光闪动。

    晗月公主怒斥一声:“让开!”

    赵汝山不动,低声道:“太子妃,不可!”

    晗月公主咬牙,高声喝道:“来人,护驾!”

    三、四十名禁军从四面涌过来,将她们团团围住。赵汝山的手下也跟着快速奔进,两方竟成对峙局面。

    冯妙君何等阅历,对他释放出来的杀气实是熟悉已极。她冷笑一声,周身气势外放,明明站着半步未动,赵汝山却觉眼前哪里还是什么妙龄女郎,分明就是一头刚刚出山的猛虎!

    赵汝山下巴一抽,正要开声,冷不防外间传来一声巨响,震得整座大殿都摇晃不已。这里二十来人猝不及防,竟被震倒在地。

    那响声,离这里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苗奉先的判断没错,?i人这回是兵败如山倒,再也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冯妙君凝视赵汝山,缓缓道:“赵将军,时机稍纵即逝,莫要误人又自误。”

    赵汝山脸上神情几度变幻,冯妙君都能听见他把满口好牙咬得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末了,他终于颓然挥了挥手:“散开,都散开!”

    手下一众亲兵,呼啦啦都散了开去,赵汝山也是迈出几步,让开了殿门。

    晗月公主抱着儿子飞快走出大殿,冯妙君跟在她身侧,离开前转头看了赵汝山一眼,只见他意气消沉,面如土色,短短几息内像是老了五、六岁不止。

    “宗庙怎走?”她也无暇去同情别人,收回目光,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,?i王室宗庙在印兹城北部,而通往北门的道路已经被魏人截断。

    “想要冲过去,莫不得杀出一条血路?”冯妙君用膝盖也能想到,宗庙必定也是魏人强攻的目标,这时候不知道被多少路大军围守,他们现在想要突围而入,算不算送羊入虎口?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苗奉先摇头,“有个更简便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居然带着冯妙君走入一家小小的水榭,此时山庄内乱作一片,人影幢幢,却没人往赏景之地走,这儿就闲静非常。

    水榭的地面以当特有的青纹方砖铺就,薄而耐用,正中央一个圆形的凤凰图案。

    他示意冯妙君取出玉玺,在玉钮上轻按两下,于是玺上的小鼎盖子就自行掀开了。

    传国玉玺上,竟然还有这样的机关。

    她伸手探入其中,挟出一张水晶薄片,厚度如蝉翼,上面居然还镌有肉眼几乎难辨的红色丝纹,精细已极。

    这时她再将玉鼎扭下,才发现鼎底居然是透明的,有弧度。

    她遵照苗奉先指示,将水晶薄片改嵌进鼎足底部的凹槽中,这时晗月公主递过来一只锦袋。

    袋子质地不一般,冯妙君看了两眼才打开来,里面赫然还有一个不及巴掌大的寒冰小盒。它才刚被拿出来,附近的地面、大柱和摆件上就凝出一层薄霜。晗月公主连打两个寒噤,娇躯发抖。

    这赫然是从极寒之地取出的冰心打磨成的晶盒,能装在里面的,必定是更加珍贵之物。

    “退开些。”

    冯妙君见晗月公主依言退到门口,轻轻打开盒盖。

    里面躺着一枚葡萄大小的元珠。

    与其他的妖兽内丹都不同,此物无时不刻散强光,那光亮白得耀眼,并且热力惊人,若非躺在这冰盒里,几乎是两、三息时间就能将整座大殿点燃。

    苗奉先的魂魄此时最害怕的便是这样的阳明真火,早早退避三舍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