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极品医神 > 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始 > 第321章 净莲妖火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极品医神] https://www.cna62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此刻,见到萧寒二人到来,大殿中的魂灭生的等人的目光也是第一时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火奴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六星斗圣巅峰,一起联手对付如何?”魂灭生看着萧寒二人,开口说道,是想联合众人一起破敌,当然,即便是他有破敌之法,也是不可能单独去的,毕竟这里是妖火空间,他自然不可能让让别人捡便宜。

    萧寒扫了一眼魂灭生,自然没兴趣去搞什么合作,随即他目光看向萧炎,说道:“萧炎,你上去跟他干。”

    闻言,萧寒脸庞忍不住狠狠抽搐了一阵,当即白了一眼萧寒,没好气道:“大哥,那可是六星斗圣巅峰啊,你让我去找虐啊。”

    “萧炎,我是你兄弟啊,你说,做兄弟的会坑你吗?”萧寒道。

    萧炎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炎看着萧寒,就那么看着萧寒,那眼神,似是再说,坑没坑,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

    见到萧炎的眼神,萧寒脑袋微微缩了缩,似乎有些心虚,随即他不再争辩,直接一把将萧炎给甩了出去,撇了撇嘴,道:“真墨迹,让你去就去!”

    萧寒何等实力,随手一甩,刚好把萧炎给甩到了萧晨面前。

    见状,一旁的众人皆是一阵愕然,这二人不是一起的吗,怎么萧寒这家伙把萧炎直接丢到了一位六星斗圣巅峰火奴的面前,这是想看着萧炎被虐死吗?

    此刻,萧炎的内心是绝望的,这混蛋,又坑自己啊,尤其是看到这位六星斗圣巅峰的火奴冷漠的目光锁定自己后,萧炎真是将萧寒这坑货给臭骂了一通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见到有人闯入自己的领域,萧晨的手,动手,那一柄血红的大斧握得紧紧的,下一刻恐怖的气势便是爆发出来,抡起斧子便是朝着萧炎怒劈而去,血斧划过虚空,划出一道可怕的空间裂缝,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见状,萧炎嘴角一颤,三千雷动施展到了极致,雷霆嗤响,身体当即向后疯狂退去,眼前这可是六星斗圣巅峰,分分钟让他嗝屁儿,他哪里敢与其动手,虽说萧寒速度快,但是萧晨的速度更快,如影随形,丝丝追着萧炎不放。

    “萧寒,别玩了,还不快出手!”看着身后穷追不舍的萧晨,萧炎的内心真是绝望的,不觉又在心里将萧寒给臭骂了一通,这个坑货啊!

    “兄弟,我这是为了你好啊,你看,让你提前体验一下与强者的对战,既可以激发你的潜力,又能增加你的战斗经验,作兄弟的我,这都是为你着想啊,你要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啊。”萧寒一脸苦口婆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就连魂灭生等人也是看不下去了,这可这是亲兄弟啊。

    “萧寒,我去你大爷!”萧炎当即就是一通破口大骂,此刻萧晨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前方,一柄血红斧子猛然劈下,万千斧影铺天盖地地朝着萧炎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这恐怖的一击若是劈下来,以萧炎这三星斗圣的实力绝对是会死的连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萧炎嘴角一抽,随即心念一动,顿时将萧族的族纹给激活了,他的额头之上有着一道玄妙的符文浮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,有了族纹力量的加持,此刻萧炎的实力已经上涨到了四星斗圣的层次,之前,萧炎去了天墓,萧玄帮他换了血,因此萧炎现在也是可以随时激活自己的族纹作战了。

    见到萧炎显露族纹,一旁的萧寒轻笑了笑,倒是没有急着出手。

    实力上涨到四星斗圣实力后,萧炎此刻心里也是有了几分底气,面对那铺天盖地涌来死死锁定自己的血斧之影,萧炎手掌一招,玄重尺当即出现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萧炎想要施展六合游身尺这部防御斗技之时,只见那妖女怒劈血斧的萧晨,动作骤然一滞,那恐怖的招式也迅速撤回了,锁定萧炎的气息也是随之消散了。

    正准备施展六合游身尺的萧炎,此刻也是怔了怔,只见那萧晨目光正紧紧盯着他的额头,准确地说,是那萧族的族纹,萧晨面庞上浮现一抹痛苦的挣扎之色,显然,其神智被唤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萧族…族纹……”萧晨原本空洞的双眸此刻也是不觉涌现了几分神色,似是记起了什么,与此同时,他的额头之上也是悄然浮现了萧族的族纹。

    见状,在场的萧炎等人皆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此人竟然也是萧族之人,据说当年萧族有一位先祖人物萧晨踏入了妖火空间,一去不复还,而此人有如此实力,莫非就是当年的萧晨?”魂灭生目光微凝,缓缓说道,在魂族的典籍中,他曾看到过这样的记载。

    “萧族先祖,萧晨?”听得这话,萧炎很是吃惊,此人,竟然是萧族的一位先祖人物。

    “萧晨……”萧晨嘴中喃喃,这名字,他感到很熟悉,一些沉睡的记忆也是随之被唤起。

    “今夕何夕?”萧晨看着萧炎,开口问道,语气中透着一股浓郁的沧桑之感。

    萧炎目光闪烁,这般回答道:“萧晨先祖,萧族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萧晨一怔,随即便是一阵沉默,这一句话,便足以说明很多问题,他在这里,已经被困了上千年,然而,这一切,对他而言,却就像是一场春秋大梦。

    而如今大梦初醒,世上却已千年!

    这一场梦,他错过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“萧族不在了……”沉默许久,萧晨方才开口,他看向萧炎的目光,像是跨越了千年的历史沧桑,那种感觉,常人很难以体会到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萧晨问道,眼前之人,是他萧族的族人,让他有种很特别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“萧炎。”萧炎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找净莲妖火吧,跟我来。”萧晨说道,随即便转身朝着前面走去,很多往事他还想不起来,此刻他唯一能做的,便是帮助这个萧族后辈夺取净莲妖火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兄弟我不会坑你吧?”萧寒走了过来,对着萧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萧炎瞪了这家伙一眼,撇了撇嘴,心中在腹诽,随即也不再拖沓,径直跟上了萧晨,萧寒一笑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魂灭生等人也是疑惑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跟着萧晨,萧寒等人很快便走到了这座恢宏宫殿的尽头,那里,有一扇厚重的石门。

    萧晨走上前,直接将门推开了,刺眼的一束白芒从门后缓缓射出,众人习惯性地用手遮住双目。

    待得石门完全打开,萧寒等人的目光方才再次朝着门后看去,只见门后,是一方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的阶梯,在阶梯尽头,是一方祭坛,祭坛之上,有一方王座,而此刻,这方王座之上,正慵懒地坐着一道白袍青年,青年面庞上带着几分邪魅之色,让人有些看不透。

    “净莲妖火!”萧寒目光一凝,自然第一时间便认了出来,这净莲妖火已经具备了很高的灵智。

    “欢迎来到妖火空间,你们,都将成为我的火奴!”此刻,白袍青年从王座之上站起身来,目光含笑地看着萧寒等人,那俯视的目光,似乎已经将萧寒等人看成了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萧寒冷笑一笑,如何不知道现在是何处境,这一切都是净莲妖火的幻境,梦魇迷雾,虚虚实实的可怕幻境,从开始到现在,他们一直处于净莲妖火的幻境之中,若是一直处于这幻境之中,那么便会愈发迷失自己,到最后,只会成为净莲妖火的火奴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幻境,那该是多么的可怕,若是一直按照这样的线路走下去,他们都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而要破解幻境,这一切的关键,便是这净莲妖火。

    下一刻,萧寒没有丝毫犹豫,脚步踏出,瞬间便出现在了白袍青年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净莲妖火,你这梦魇迷雾,该结束了!”萧寒道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看穿了我的幻境?”白袍青年惊讶地盯着萧寒。

    萧寒冷笑一声,随即体内神冰的可怕寒气瞬间爆发出来,寒气呼啸,冰冷刺骨,很快便将白袍青年给完全冰封了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萧寒目光一凝,手掌一握,冰封住的白袍青年顿时完全破裂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萧寒等人所在的这一方空间,也是出现了一道道裂缝,裂缝漫天蔓延着,抬头看去,犹如一方破裂的镜子世界一般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,让得众人皆是大惊失色,他们刚才,竟然一直处于幻境之中,然而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,这种幻术,太妖!

    顷刻之间,这方幻境崩塌,下一刻,眼前的景象大变,四周是一座座高大的山岳,火焰在山岳上疯狂燃烧。

    而在众人脚下,是滚烫的岩浆,岩浆奔腾,犹如一条汹涌的大河一般,炽热的高温弥漫,让得整片空间都发生了扭曲,这片空间,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…

    人间炼狱!

    “小子,有点本事,竟然破开了设下的幻境。”白袍青年的身影再次浮现在了虚空,不过这一次,却是净莲妖火的本体,在其周身,涌动着极为可怕的气势,这可是当年将净莲妖圣反噬的可怕异火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这真正的净莲妖火出现,众人也是不觉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萧寒脸庞微凝,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这白袍青年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萧炎,喏,你要的净莲妖火,上去干掉他。”萧寒对着萧炎说道。

    萧炎当即对这家伙投去一个大白眼,这可是将半只脚踏入斗帝的净莲妖圣都给反噬的异火,让他上去干,这到底谁干谁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“干不赢!”萧炎白了萧寒一眼,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让你去干,你当年不是将净莲妖火的残图都收集了么,那地图里有净莲妖圣的一道影像,快召唤出来。”萧寒道。

    闻言,萧炎一怔,随即也是反应过来,确实,当年收集残图之后,一道流光射进了他的眉心,原来那竟然净莲妖圣所留的影像。

    随即萧寒不再拖沓,心念一动,灵魂力量朝着眉心涌去,准备去激活这道影像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片刻后,这方空间一阵震动,只见萧寒的眉心出散发出了一道极为刺眼的光芒,而后,一道影像投影在了天穹之上,那是一道极为伟岸的男子身影,即便是一顿影像,但是他站在那里,却仿佛将苍生都踩在脚下,那是一种令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这道影像,便是净莲妖圣,半只脚踏入斗帝的超级存在!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